教师心语


教师心语——写在母亲节的话


作者:admin ???? 来源: 本站原创???? 发布时间:2014-04-26 12:11:13???? 浏览次数: ?



2013年5月10日???星期六

槑语——
写完了三十个女孩,原以为了了一桩心愿,却又愁绪万千。
每写一个孩子,眼前都是记忆中孩子成长的回放。凝望着名字,往往要回忆好半天。两年太长,有太多的故事;两年太短,转瞬就消逝。可写的东西太多,无奈我不能一一诉说。越回顾,越觉得要写的话太多;越写,越觉得孩子太可爱,越觉得舍不得离开……边写还要边翻字典,一一查找孩子们的名字,一一重新认识这些优美的汉字。边写边念,边念边写,写完又不断回念,不断泪眼婆娑……
写完三十个女孩,一点高兴不起来,仿佛她们马上就要离开,心似乎被掏空了……
下午去上课,把写给三十个女孩的话再次一一整理,打印,装进信封。第一次打印,有页码,怕孩子们多心;第二次打印,已经装了几封了,突然觉得白纸的不好;第三次打印,用的是粉色酷似蔷薇花颜色的纸张。一一折叠,一一装好。
课上,教孩子们练习填词——《如梦令》。孩子们很聪明,我简单讲解并示范后,大家就开始写作。不一会儿,孩子们就纷纷拿来给我看,一个个写得有模有样。有的,我一句“好”,大加称赞;有的要改动个别字词,我们师生就一起讨论……孩子们创作热情高涨,教室里其乐融融。虽然中考不会让他们去写一首诗填一首词,但我希望他们的人生充满诗情画意。
快下课了,我给女孩们发写给她们的话。几个男孩就又叫起来:“不公平!有诗,还是粉红色的纸,还有信封!”兴语脱口而出:“吃醋,吃醋,我们非常嫉妒!”
唉,先写了男孩,觉得对不住女孩。现在写了女孩,回过头去看看,对比之下,确实男孩的写得少了写,又觉得对不住男孩。还是先前那句话:一碗水总难以端平,一份爱总难以分匀。无论写得多写得少,先写后写,爱,始终是不变的。
写给女孩们的话,算是母亲节我送给她们的礼物吧。与她们一一拥抱,万般情思涌上心头……
明天是母亲节,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洋节日,相信也是所有妈妈最喜欢的节日。希望所有的妈妈都能收获孩子的爱,节日快乐!
在期望能得到孩子的爱的同时,我也在深深自责自己的不称职。下面是我在“五·一”假期写的一篇文章,希望也能给年轻妈妈们一点启示,能更好地爱自己的孩子,也得到孩子的爱。
?
年轻妈妈,你该拿什么让孩子牵挂?
???????母亲节就要到了,作为母亲的我,很希望能得到孩子送的礼物。所有的母亲,相信也和我一样吧。其实,礼物不礼物的,也没什么,主要是想得到孩子的爱,得到孩子的牵挂,得到孩子的眷恋。
“睡吧,睡吧,我亲爱的宝贝。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,摇篮摇你快快安睡。
夜已安静,被里多温暖……”?奥地利作曲家、“歌曲之王”舒伯特的这首着名代表作,不知多少母亲唱过,不知多少孩子迷恋过。?“月儿明,风儿静,树叶儿遮窗棂啊。蛐蛐儿,叫铮铮,好比那琴弦声啊。琴声儿轻,鸟儿动听,摇篮轻摆动啊。娘的宝宝闭上眼睛,睡了(那个)睡在梦中啊……”这首东北民歌,以前同样被广为传唱,被许多孩子迷恋。不管名家的也好,民间的也罢,亦或是自己编创的,在宁静的夜晚,母亲轻轻地拍着孩子,哼唱着摇篮曲,银色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在母子的身上……啊,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图景呀。
这些旋律轻柔、甜美温和的摇篮曲,是孩子最初通过听觉感知到母爱的最好媒介,是孩子成长过程中最温情的记忆,是孩子对母亲最深最久的依恋。现在年轻的妈妈们,有几个为自己的孩子唱过,一直坚持温柔动情地唱过?我唱过,但不够温柔,不够动情,更没有坚持。不要说唱首《摇篮曲》,渐渐的,就是道声“晚安”,都觉得艰难,很多时候是对孩子不停唠叨,甚至大吼大叫。
我一个朋友的妈妈,包的粽子特别好看,特别好吃。翠绿的粽叶,金黄的稻草,鲜艳无比的颜色;稻草不但用力捆扎得结实,而且每一个结都精心编织,所有的结匀称、整齐地排列着;一个个包好的大粽子泡在水里,犹如一只只身子碧绿,长着金黄长脚的巨虾。这哪是食品,分明就是精美绝伦的艺术品。这种差不多半公斤重的大粽子,是要耐心煮若干个小时的。边煮边香气四溢,早就让人垂涎欲滴了。出锅的粽子,尽管颜色已不再鲜艳夺目,但形状更特别——捆扎着稻草的地方是凹陷下去的,没捆的地方是膨胀起来的,一眼看去,就如一段关节突出的马腿。因此,这种粽子在当地还有一个很生动形象的名字——马脚杆。剪断一根根稻草,打开一层层粽叶,香味扑鼻而来。白色的糯米变成了紫色的,是用一种植物烧成灰后染成的。掰开糯米团,里面还包着嫩黄色的豆蓉,以及用特殊配料腌制过的肉条。迫不及待咬上一口,香,还是香,满口的香!有草果的香、八角的香、茴香的香、糯米的香、粽叶的香、肉香、豆香……妈妈的心,妈妈的情,全在里面,满满都是家乡的味道,妈妈的味道。有这么美味的粽子牵挂着,难怪朋友一放假就不辞辛劳、不远百里地奔回去;带回粽子,不无自豪地分发给朋友们品尝,掩饰不住的幸福溢满笑脸……
舌尖上的美味,妈妈的味道,温馨的味道,幸福的味道。孩子尝着这个味道一天天长大,循着这个味道忙着回家,以后无论身在海角还是天涯,都会永远惦念着妈妈。现在年轻的妈妈们,有几个还会亲自动手为自己的孩子做出美味可口的饭菜,让孩子大饱饕餮,让孩子念念不忘?班上有几个孩子说,自己的妈妈天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家里几乎不开伙,要么在外面吃,要么去婆婆奶奶家蹭。我会做,但不够美味,没有时间是借口,没有耐心才是真的。胡乱弄几样菜出来,连自己都不喜欢吃,更何况是孩子呢?
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……”这首大家耳熟能详的《慈母吟》,极好地诠释了母亲对孩子的慈爱,以及孩子对母亲的难以忘怀。记得在八年级上册有一篇邹韬奋的文章《我的母亲》,里面有一段写到:“我眼巴巴地望着她额上的汗珠往下流,手上一针不停地做着布鞋——做给我穿的。这时万籁俱寂,只听得嘀嗒的钟声和可以闻得到母亲的呼吸。我心里暗自想念着,为着我要穿鞋,累母亲深夜工作不休,心上感到说不出的歉疚,又感到坐着陪陪母亲,似乎可以减轻些心里的不安……”平凡的生活场景,朴实的叙述表达,描绘的是一个勤劳能干的母亲,抒发的是一个孩子对母亲感激、歉疚、回报的真情。现在,在孩子们的作文中,几乎是看不到这样平凡又感人的生活场景了,因为他们的妈妈就不会“女红”,我也只会钉纽子。经常看到班上孩子们的校服,拉链坏了,胳肢窝扎线了,一穿就是几天,要等到周末才拿出去让人缝补。妈妈,妈妈是不会缝补的。
一次,与儿子的老师们小聚。大家闲聊中,有人夸儿子五十多岁的化学老师的衣服有特色。她就说自己那件红色毛线褂是在她要去上大学时妈妈给她织的,穿了三十多年了,妈妈去世了,自己一直还穿着……大家听了,都感叹不已。儿子转头看着我,双目脉脉含情,温柔地说:“妈妈,我去上大学,也要你织一件毛衣给我……”“哎呀,我不会织!这个要求不能满足你!”我连忙为自己开脱。“不行,我就要!还有一年半的时间,你赶快去学织毛衣吧!”儿子温柔而又坚定地命令道。“要织的!是应该织一件的!”大家纷纷对我说着。我尴尬极了。当年上学时,有男生说如果女生不会织毛衣,以后就嫁不出去,于是满宿舍的女生都在学织毛衣。我偏偏要另类,就是不学。哎呀,现在好后悔啊。看看学校里孩子们穿的毛衣,大多是从商场里买来的很漂亮的名牌,很少见得到手工织的了。即使是手工织的,大多也是出自奶奶、婆婆,或是姨妈、姑妈之手。“妈妈牌”的温馨毛衣,太稀少了,太珍贵了!
儿行千里母担忧,母亲用一针一线温暖行千里的孩子;孩子因母亲的一针一线,而勇闯天涯。一针一线,出自母亲之手,更出自母亲之心;一针一线,母亲密密缝,盼儿早早归;一针一线,穿在孩子身,暖在孩子心。一针一线,全是母亲对孩子浓浓的爱;一针一线,全是孩子对母亲深深的眷恋。
爱孩子,是天下母亲的天性,没有哪个母亲是不爱自己的孩子的。每个母亲,都不缺对孩子的爱,但不是每个母亲都会对孩子表达爱。爱,是需要实物寄托的,是需要具体表达的。
深情的《摇篮曲》、温柔的“晚安”——听觉的盛宴,各种美食——舌尖的幸福,亲手缝织的衣物——身心的温暖,年轻的妈妈,你能给自己的孩子哪一样?如果你没有一样过硬的看家本领可以让孩子依恋你,做不出一件拿得出手的东西可以让孩子牵挂你,那么嘴上说再多的爱,都觉得很虚。
年轻妈妈(包括我自己),当你在要求孩子对你这样那样的同时,请问问自己:“我是妈妈,我该拿什么让孩子牵挂?”